作者 | 刘莹

出品 | 焦点财经

2022年以来,受困于流动性压力的开发商依然忙于自救,而早年间断臂求生成功实现“轻资产”转型的大连万达集团,则在马不停蹄的完善“卖车”产业链。

企查查显示,2月22日至25日,万达汽车科技服务有限公司(简称“万达汽车”)接连投资成立了5家新公司,注册资本均为500万元,法定代表人均为曾茂军,也即现任万达文化集团和万达影视集团总裁。

上述新成立的5家公司分别为长春万达汽车科技服务有限公司、沈阳万达汽车科技服务有限公司、贵阳万达汽车科技服务有限公司、银川万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、天津万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,经营范围涉及汽车新车销售、机动车修理和维护、汽车拖车、求援、清障服务、洗车服务、停车场服务、软件开发、技术服务、技术开发、技术咨询、二手车经销,礼仪服务,电池销售、充电桩销售,机械电气设备销售等。

在经营范围上,上述5家新增公司与去年11月刚刚成立的万达汽车颇为类似。据企查查,万达汽车的经营范围同样涉及汽车新车销售、汽车零配件批发、机动车充电销售、技术服务、技术开发、家用电器销售、软件开发、专业保洁、清洗、消毒服务等。并且,由曾茂军担任法人代表。

站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风口之上,“跨界”对于汽车圈而言并非陌生词汇。早前,恒大、宝能、碧桂园、华夏幸福、万通等皆曾纷纷布局汽车产业。不过,评论指,与恒大、宝能等的造车之举不同,万达意在“卖车”而非“造车”,新增成立的几家公司,也是在进一步完善汽车销售产业链。

“卖车”事业缘起

万达“卖车”意图的兴起,或与和一汽红旗的合作有关。去年10月,万达与一汽红旗正式开启战略合作。按照计划,前者旗将依托万达旗下的商业广场等业务板块建设红旗商超体验店。2022年,60家万达红旗体验店将在全国各城市陆续开业。

此外,一汽红旗还将借助万达的线下物业及渠道优势,在全国主要城市的7000多个停车场及智慧停车系统的基础上布局充电桩、智慧停车等产业链上下游服务,以期为红旗车主的出行保驾护航。

随后,万达汽车成立,并挖来了前现代汽车商务副总裁、素有汽车营销领域变革“老手”之称的李宏鹏,负责公司的多元化运营。

在股权架构上,也可窥见万达的“卖车”意图。企查查显示,万达汽车由大连万达集团和泰庆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泰庆科技”)分别持股65%及35%。其中,泰庆科技的实控人为山东泰岳集团董事长岳曰安。

资料显示,岳曰安背后的山东泰岳集团在汽车销售经营领域经验丰富。2004年,泰岳集团成立了东营市第一家4S店,至今已发展成为一家拥有30余家4S店的汽车经销商集团,服务对象包含北京现代、一汽红旗等在内。

业内认为,万达虽“卖车”经验不算丰富,但泰岳集团在汽车销售经营领域的优势,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万达汽车更快速地进入汽车销售领域,实现跨界。

种种迹象表明,万达“卖车事业”正如火如荼的展开。今年1月8日,万达红旗汽车旗舰店在北京丰科万达广场开门营业,意味着一汽红旗与万达集团的战略合作正式落地实施。此番连增5家新公司之举,也被外界解读为此前合作的新进展。

为何卖车不造车?

2021年以来,新能源汽车发展迅速,产销持续增长,增势良好,直销模式也被越来越多的新能源车企所采用。而这一模式的线下渠道主要是商业中心和超市店面,这正是万达集团的资源优势所在。20余年发展中,万达广场所累积的丰富零售经验,有望为万达“卖车”提供独特的渠道优势。

资料显示,截至2021年年中,万达已在全国204座城市先后开业了380座万达广场,年覆盖消费人群超50亿人次,出租率达97.7%,排名靠前,是人们日常消费中,优先选择的城市综合体。

当前,商超渠道的汽车营销,转化率越来越高,万达汽车可根据自身条件,采取自营、合营、出租场地等方式来拓展商超售车模式,不论万达汽车如何经营商超售车这一渠道,都有望在该渠道中形成自己的特色,或丰富汽车流通的运作模式。况且,从轻资产角度看,新能源汽车服务赛道盈利空间尚可,依靠丰富的商业综合体及文旅项目资源,进入该赛道有望丰富万达既有的业务板块,有分析称。

万达也曾有过“造车”经历,但并不成功。时间回溯至2016年,彼时王健林曾携手董明珠、刘强东等共同出资成立银隆新能源公司。不过,该公司未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创造出一定的高度,反而因为技术落后等诸多原因,濒临破产。王健林所投资金也付之东流。

吸取此前教训,万达此次再入汽车圈,有意选择了更加克制的第三种路线,将上游造车、研发等高投入的环节交给了一汽红旗,自己则发挥所长、从销售产业链这部分更“轻”的业务切入进了汽车行业。

整体来看,面对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风口,万达的布局谨慎了很多,但最终是否能“吃到肉”,还需时间检验。焦点财经也将持续关注。

关键词: 王健林卖车版图再扩5城